主页 > U北生活 >对性爱喊卡 >

对性爱喊卡

时间: 2020-07-04 浏览量:763

现在有些女人对性爱失去兴致与感觉,而她们希望能够好好沈澱一下自己。勇敢的说不,在生活中让性爱暂停休息一下。

性爱一点都不有趣,无聊且一成不变。最好能暂停一段时间,过点无性生活。由法国作家EricaJong在新书《FearofFlying》中自问:「生活里除了性爱之外,还有比这个更值得探索的吗?有时我忍不住想新一代的女性,其实是不热衷性爱。」有另一位纽约时报的专栏女作家MegWolitzer也曾发表一些探讨目前这个世代是否是个结束性爱年代的文章。她在《TheUncoupling(RiverheadBooks)》」一书中,主角也是对性爱大喊罢工的女性,甚至还用「closeupshops」来形容这种感受。

MegWolitzer曾描写她对于週五夜晚的纽约夜店与派对男女的观察,常常是狂欢到天将亮时,然后大家互相道别回到各自的家中后用twitter窃窃私语,或用电话打情骂俏,像上瘾一般无法自拔。总之,无论如何,完全都没有任何性爱发生。

现在Jong探讨的则是年纪更轻的一群女性,而Meg所指的则是超过30岁的都会女性,但两相加总,看起来似乎是在说很大部分的现代女性。不仅如此,在法国还有一名ELLE的编辑SophieFontanel,48岁,出版的小说《L’envie(RobertLaffont)》,也探讨相同议题。

对性爱喊卡

全然地自由SophieFontanel宣称书里的内容其实是自传,主角就是自己—没有小孩,有不少男性友人、性生活颇活跃的单身女性,在人生的某一时刻突然决定不想再有性行为,而这个决定是完全自发自主的节制。书中有一段话说:「我不知道爱情是不是真的会使人盲目,但从自身的实验过程里,我觉得独处能使人拥有更接近先知的智慧。」不想做爱这样的举动,除了必须面对他人近乎病态的好奇、同情与误解(性冷感?同性恋?是最常见的质疑),心里真正有的感受反而是前所未有的莫大自由。这样的想法,还引发了一股颇大的女性独身主义风潮。

称为「暂停」更为适切SophieFontanel的状况特殊,我们甚至没有一个确切的名称来称呼她的选择。我们称它为「暂停」比较贴切,暂停性爱,因为它似乎不如我们以为的这幺值得。

这个选择并非来自于身体上的过度劳累、无感等种种制式思维下的臆测,也不是一种用以逃避的藉口,如果EricaJong说出,年轻女孩们不再为了加热她们内心的狂野而忧虑,那幺SophieFontanel笔下女人对社会认知的深度挑衅,也变得让人容易理解。这还与一个问题相关:性爱令我们感到无聊,我们必须为它保持身材,而且还要聆听它的需要。所以当身体不再想要性爱时,不妨认真聆听。「我明白性爱是怎幺一回事。我已经暂停了两年,因为过去做爱的方式我不喜欢,而且那几乎成了一种困扰:找个人共度夜晚,接着回到家里后几乎全是男性贺尔蒙的天下。然而空气中空洞的感受却没有因此消失。」35岁Ludovica表示,早年追求性爱的欢愉,而最终发现自己的不安全感,并没有因为拥有男人而消失。「当妳发现性爱是妳用来承认、接受与确认关係的方式,妳会发现妳花了多少年的青春,在那儿诱惑着男人。一旦当妳突然问起自己是谁?真正想要什幺时,妳就会忍不住停下这一切。」在这时,解决方式就是回归到原点,一切从头开始。

「这种选择比起性爱上瘾症来得正面许多。任何一种独立自主的状态,包括性爱在内,皆需要拥有自我节制的能力。而这股节制能帮助人重新去品味与享受。」心理谘商师MicheleRossena说。「这像禁食,在消化不良的问题出现时,其实是健康的,只是必须得在暂时的状态下,而非永久,因为那会成了另一个需要讨论的无性爱人生议题。」

对性爱喊卡

学会说「不」性学专家RobertaRossi提到:「健康的性爱也是身体健康的重要一环,过多和完全没有性爱的状态都不是常态。」这种暂时停止性爱的选择,对曾经过度性爱的人来说是健康的:「特别是那些身心状态分离的性爱、用性爱作为获得权利、个人价值肯定或者卖春者而言。」而这些暂时停止的呼喊「是用来重新找到生命的真正价值。」练习学会说「不」,可说是成熟的过程,懂得选择、明白自己的真正需求都是在这个过度暴食的社会下很正面的态度。「要釐清自己内心真正的意愿与声音是不容易的」Rossi说。

性爱是种困惑?《L’envie》书里的另一篇故事主角Silvia是个白种莫斯科女性,和她一样的晚餐约会故事多到数不清:「这是一年前的事情了。一次我从朋友家中用餐结束,带着一名男子在开车回家路上。坐在驾驶座旁的我突然问我自己,我真的想带这个男人上楼吗?就这样,彷彿按到一颗暂停钮,我实在不想为了做爱而做,我不是在谈论什幺伟大的爱情,而是单就享受性爱这事儿,我都提不起劲!我宁可等待,而且我这样很好,大家太高估性爱了,而我们极少有人愿意承认这个事实。」

事实真的像Silvia所说吗?性学专家Rossi指出:「与其说高估性爱,不如说是我们对性爱困惑不解。我们知道它有很大的能力,却忘了性爱的初衷。它是一种交换的过程,交换感情。」很重要的是,这过程不一定要与绝对的爱情、深刻的沟通或者性爱时间长度有关,而为了重新找到这种交换关係本身的良好价值,暂停性爱的生活其实是良性的。对于年轻的单身者而言,这种选择是相对容易的,一旦在婚姻或者伴侣关係中,这样的选择经常伴随着诸多的误解,如第三者、婚姻危机等。「我曾经有段时间一点都不想做爱。但在52岁这个年纪也许也与贺尔蒙的分泌有关。我的另一半最后是体谅的,但那不是容易的过程。连我自己都曾怀疑过自己这种内在对性爱寂静无声的沈默。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关係上出现裂痕,但是我过得非常幸福快乐而且深爱着这个男人。」54岁的Marianna说出了自己在婚姻中的这段休止符。「我的方式是很诚实地告知先生,他也非常尊重我的状态,没有给予任何压力并且用心聆听。慢慢地我们重新找回了平衡,次数少了但是当气氛与感觉对了,整个过程变得极为美妙。我学会品味性爱,如同打开一瓶上好的红酒或者我最爱的甜点,这种转变不知道能否称之为重新获得的极大自由?」

另一种无声当想暂停性爱的另一半遇上这种情形,多数是不能接受的,因为一旦在性爱关係里喊停,对方很容易将之解释为「妳不再爱我了、关係走不下去了、或者,我已经爱上别人」等讯号。有时后这种状况是真的会发生,但有时则否。

事实上真的存在这种暂时不想性爱的沈默:已婚、40岁的Gloria分享亲身经验:「一开始我的先生无法接受,但是我无法强迫自己因为义务而性。一度我每晚上床前都有极大压力,心里计算着已经超过一週没有性生活了。后来想,这也是有可能的,不是吗?毕竟性爱不是一份工作,它应该是份享受才对。」

心理学家最后说道:「遇见这状态有几种可能:要不是双方都能接受,要不就是发生了之后彼此尽量忍耐,或者最糟糕的情形是不想性爱的一方变得令人无法忍受!」而这就是伴侣关係的难处,而体谅对方永远是最正面的处理方式。

有时这种决定是需要付出极高昂的代价的,然而这一切都没有标準可以衡量。在Fontanel书里她写到:「请留给别人保留珍宝的权利,而且一个人生活上的平衡是无法有单一标準值来度量的!」

遇见这状态有几种可能:要不是双方都能接受,要不就是发生了之后尽量忍耐,或者最糟糕的情形是不想性爱的一方变得令人无法忍受!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
申博太阳城_雅星娱乐注册忄力荐75775|最具权威性生活网|日常生活健康|网站地图 sunbet(官网)800 永利279999